狠毒的王子(一個(gè)傳說(shuō))

狠毒的王子(一個(gè)傳說(shuō))

狠毒的王子(一個(gè)傳說(shuō))

狠毒的王子(一個(gè)傳說(shuō))
 
  從前,有一個(gè)心狠手毒、剛愎自用的王子,他的全部心思都用在征服全世界所有國家,讓人們一聽(tīng)到他的名字便毛骨悚然;他帶著(zhù)火與劍四處征戰。他的士兵把麥粟田里的莊稼踐踏盡了,他們燒毀了農民的房舍,鮮紅的火舌吞噬了樹(shù)木,果實(shí)被燒枯,掛在熏燒得漆黑的樹(shù)枝上。許多可憐的母親抱著(zhù)赤身露體還在吃奶的孩子躲在冒煙的墻后,士兵搜索著(zhù),要是他們發(fā)現了她和孩子,便惡魔般地拿他們尋開(kāi)心。最狠毒的魔鬼也干不出這樣狠毒的事,王子卻認為就應該這樣。他的權勢一天天大起來(lái),他的所作所為倒都能得逞。所有的人一聽(tīng)到他的名字便害怕。他從征服的城市掠走金銀財寶,在他的王城中集斂起來(lái)的財寶,是任何別的地方都無(wú)法與之相比的。他令人修建起輝煌的宮堡,教堂和拱形過(guò)廊。任何看到這些浩瀚工程的人都說(shuō):“好了不起的王子喲!”他們不曾想到他給其他國家帶來(lái)的苦難,他們沒(méi)有聽(tīng)到從那些被燒毀的城市傳來(lái)的嘆息和呻吟。
  王子瞅著(zhù)他的金子,瞅著(zhù)他的宏偉建筑,便和許多人一樣想:“多了不起的喲!可是,我還要占有更多,多多的!別的任何勢力都不能和我相比,更別想超過(guò)我!”他向所有的鄰國宣戰,征服了全部鄰邦。在他駕車(chē)經(jīng)過(guò)街市的時(shí)候,他用金鏈子把被他征服的國王鎖在他的車(chē)上;在他舉行酒宴的時(shí)候,他們必須跪在他和朝臣的腳邊,撿參加宴席的人扔給他們的面包屑。
  后來(lái),王子讓人在各個(gè)廣場(chǎng)上,在皇室的宮廷里都擺上他的塑像。是的,他甚至要把他的塑像擺到各教堂上帝的神壇之前。但是神父說(shuō):“王子,你很了不起,但是上帝更偉大,我們不敢?!?
  “好吧!”狠毒的王子說(shuō)道,“那么我就連上帝一塊兒征服!”受狂妄自大和愚昧無(wú)知心情的指使,他建造了一艘奇妙的船,他可以乘著(zhù)它飛過(guò)天空。船上裝點(diǎn)了許多孔雀的尾羽,好像有千萬(wàn)只眼睛一樣①,不過(guò)每一只眼睛都是一個(gè)彈孔。王子坐在船中間,他只要按一下尾羽,便有千萬(wàn)發(fā)槍炮子彈射出去,而槍炮馬上又裝上新的子彈。船的前面拴著(zhù)幾千只鷹,于是他便這樣飛向太陽(yáng)。地球遠遠地沉在下面,最初,地面上的山和樹(shù)林只好像是一片耕作過(guò)的土地,從翻耕過(guò)的草皮里冒出一片綠,慢慢地,大地變成了一張平鋪的地圖,到最后完全被霧和云所遮蔽。鷹越飛越高;上帝便差遣出他無(wú)數天使中的一個(gè)。狠毒的王子朝他射出了千萬(wàn)發(fā)槍炮子彈,然而卻都像冰雹一樣被天使閃亮的翅膀彈回。一滴血,只是一滴血,從翅膀的白色羽毛上滴落下來(lái)。這一滴血落到了王子坐著(zhù)的船上,它很快便燃燒起來(lái);它重得猶如千鈞鉛砣,飛快地便把那只船擊得粉碎落向地面。鷹的健壯的翅膀折了,風(fēng)嗖嗖地從王子頭上吹過(guò)。周?chē)脑?,你知道,這些云是由那些被燃燒掉的城市生成的,都變成了千萬(wàn)個(gè)各種形狀的東西,像方圓幾里大的螃蟹,把爪子伸向了他,像咆嘯翻滾的巨石塊,也像噴火的龍。他躺在船上已經(jīng)半死了,最后船落到了地面,掛在大樹(shù)林中粗壯的樹(shù)枝之間。
  “我要戰勝上帝!”他說(shuō)道,“我發(fā)過(guò)
誓,我的愿望一定要實(shí)現!”他用七年時(shí)間建造成精巧的船,供他上天飛行。他讓人用最堅硬的鋼鑄出閃電,好去轟毀天上的堡壘。他從所轄各國召集了最了不起的軍隊。當他們一個(gè)挨一個(gè)排起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占了方圓許多里的地方。他們爬上了那些精巧的船,國王也走近自己的位置。這時(shí),上帝派了一個(gè)蚊陣下來(lái),只不過(guò)是一群小蚊子。蚊子圍著(zhù)國王的頭嗡嗡飛,叮他的臉和手。他在極端憤怒中抽出他的劍,可是只能砍著(zhù)抓不到的空氣。蚊子他是打不著(zhù)的。接著(zhù),他命人取來(lái)珍貴的毯子,他的扈從按他說(shuō)的辦了。王子把自己包裹起來(lái),蚊子鉆不進(jìn)去叮他,可是單單有一只蚊子落在毯子的最里面,它爬進(jìn)國王的耳朵里叮他;疼得他像火燒一樣,蚊毒攻進(jìn)了他的腦子。他連忙又扯掉身上的毯子,脫身出來(lái),把自己的衣服也扯碎。他赤身露體地在粗野的士兵面前跳?,F在,這些士兵開(kāi)始嘲笑這個(gè)向上帝挑戰卻被一只蚊子征服了的瘋王子。
 ?、倏兹傅奈裁嫌泻芷恋膱A形花飾,很像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