蝴蝶

蝴蝶

蝴蝶

蝴蝶
 
  蝴蝶想為自己找個(gè)愛(ài)人。他自然想在花中為自己選那么一位嬌小玲瓏的。他看著(zhù)一朵朵的花;一朵朵的花都安詳、端莊地坐在各自的桿子上,像沒(méi)有訂婚的姑娘那樣??晒┧暨x的花很多很多,挑選起來(lái)很困難。蝴蝶怕麻煩,他便飛到春黃菊那里。他們把她叫做法國的瑪格麗特,他們知道她能卜算,她也真的能。一對對愛(ài)人把她的花瓣一片片扯下,摘一片就問(wèn)一個(gè)關(guān)于愛(ài)情的問(wèn)題:“真心實(shí)意嗎?——痛苦嗎?——愛(ài)得很嗎?——一點(diǎn)點(diǎn)兒?jiǎn)??——一點(diǎn)兒也不嗎?”或者諸如此類(lèi)的。各人都用自己的語(yǔ)言問(wèn)。蝴蝶也來(lái)問(wèn)了;他并不把花瓣摘下,而是親吻著(zhù)每一朵花瓣,他的意思是,善意能得到最好的回報。
  “親愛(ài)的瑪格麗特春黃菊!”他說(shuō)道,“您是花中最聰明的婦人了!您懂得卜算!告訴我,我能得到這個(gè)、那個(gè)嗎?我能得到誰(shuí)?我知道了便可以直接飛到那里求婚去了!”可是瑪格麗特根本就不回答。她不喜歡他把她稱(chēng)為婦人,因為你知道她還是處女,那她當然便不是婦人了。他問(wèn)了第二遍,問(wèn)了第三遍。他從她那里一個(gè)字都沒(méi)得到,于是他不愿再問(wèn)了,直截了當地開(kāi)始求起婚來(lái)!
  那是早春的時(shí)候,到處盛開(kāi)著(zhù)謊報夏①和番紅花?!八齻兌己軏尚?!”蝴蝶說(shuō)道,“一群可愛(ài)的十五、六歲的小姑娘!可就是太幼稚了點(diǎn)兒?!彼?,就像所有的年輕男人一樣,在尋找稍為年長(cháng)一點(diǎn)兒的女孩子。之后,他飛到了銀蓮花那里。她們對他苦味又太重了一點(diǎn)兒;紫羅蘭感情太奔放;郁金香過(guò)于艷麗;白水仙太市民氣;椴樹(shù)花太小,她們的家庭人口也太多;蘋(píng)果花看去誠然就像玫瑰一樣,可是她們今天開(kāi),明天風(fēng)一吹便謝掉,他覺(jué)得這樣的婚姻太短暫了。豌豆花是最匹配的,既紅且白,嫻淑溫雅,是那種小家碧玉,長(cháng)得好看,還能做家務(wù)。正要向她求婚,他突然看到不遠處掛著(zhù)一個(gè)豌豆莢,莢尖上有一朵謝了的花?!斑@是誰(shuí)?”他問(wèn)道?!斑@是我姐姐,”豌豆花說(shuō)道。
  “噢,過(guò)些日子您就是這個(gè)樣子!”這嚇著(zhù)了蝴蝶,接著(zhù)便飛開(kāi)了。
  籬上掛著(zhù)金銀花,上面的小姐很多,臉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,皮膚黃黃的;這種小姐他不喜歡。是啊,可是他到底喜歡什么呢?問(wèn)他去吧!
  春天過(guò)去了,夏天過(guò)去了,于是到了秋天;他依然如故?;▋憾即┥狭俗蠲赖囊律?,可是有什么用呢,這里沒(méi)有了那新鮮、芬芳的青春氣息。隨著(zhù)年齡增長(cháng),心對香氣的需求也在增加?,F在,大麗花和高稈蜀葵身上簡(jiǎn)直就沒(méi)有香味了。于是蝴蝶便到了縐葉留蘭香那里。
  “她現在完全沒(méi)有花了,但又是一整朵花,從根到頂都是香味,每片葉子都有花的香味。我就娶她了!”
  他終于開(kāi)始求婚了。
  可是縐葉留蘭香安靜端莊地站在那里。最后她說(shuō)話(huà)了:“交個(gè)朋友,僅此而已!我老了,您也老了!我們可以作個(gè)伴兒,可是結婚——算了吧!我們這樣大的年紀,還是別自嘲了吧!”
  蝴蝶誰(shuí)也沒(méi)有找到。他找愛(ài)人的時(shí)

間太長(cháng)了,這是不應該的。蝴蝶成了人們所謂的老光棍了。
  深秋時(shí)節,有時(shí)雨大,有時(shí)雨??;風(fēng)很寒冷,順著(zhù)老柳樹(shù)的脊背刮下來(lái),柳樹(shù)嘎軋地響起來(lái)。這時(shí)穿著(zhù)夏裝在外面飛是很不合適的,就像人們說(shuō)的那樣,你會(huì )很不方便的。但是蝴蝶也并未在外面飛,偶然地,他進(jìn)到了屋子里。里面的火爐里燃著(zhù)火,是啊,真是像夏天一樣暖和;他能活下去了;但是,“單是活著(zhù)是不夠的!”他說(shuō)道,“總應該有陽(yáng)光、自由和一朵小花的?!?
  他撞上了玻璃窗,被人看見(jiàn),被人觀(guān)賞,被人用針釘到了珍品盒子里;對他就只能這樣了。
  “這下子我也和花兒一樣,長(cháng)在桿子上了!”蝴蝶說(shuō)道,“可是這一點(diǎn)兒也不舒服!就像是結了婚一樣被禁錮住了!“他這么自己安慰自己。
  “這可不是什么好安慰!”屋里的盆花說(shuō)道。
  “對盆花的話(huà)不能太相信的!”蝴蝶覺(jué)得,“它們和人類(lèi)的交往太多了?!?
 ?、龠@是丹麥人對歐洲草地生長(cháng)的雪蓮花極通俗的稱(chēng)呼,意思是它謊報夏日的到來(lái)。關(guān)于謊報夏請見(jiàn)《謊報復》題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