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(guān)于李國豪的故事 尊重理解加言傳身教

關(guān)于李國豪的故事 尊重理解加言傳身教

關(guān)于李國豪的故事 尊重理解加言傳身教

  身為中科院院士、工程院院士的李國豪先生早在60年代就已是弛名中外的橋梁專(zhuān)家。他一生想的是橋,在武漢長(cháng)江大橋、南京長(cháng)江大橋完工之后,他希望在祖國的江河湖海上架起更多具有世界先進(jìn)水平的斜拉橋和懸索橋。在那個(gè)特定的時(shí)代,李國豪的理想不能如愿,但他很希望他的子女中能有人繼承他的事業(yè),在將來(lái)某一天能造出他夢(mèng)寐以求的懸索橋、斜拉橋。但是長(cháng)期從事教書(shū)育人工作的父親,更懂得尊重孩子自己的選擇,他不勉強他的子女去走自己的路,而是讓?zhuān)磦€(gè)子女根據自己的愛(ài)好去選擇自己的志愿。

  大女兒李歸華喜愛(ài)醫學(xué),以后考取了上海醫科大學(xué),成了治病救人的醫生。長(cháng)子李滬曾中學(xué)畢業(yè)后,考取了炮兵工程學(xué)院,以后又到浙江大學(xué)攻讀碩士學(xué)位,到德國柏林工業(yè)大學(xué)留學(xué)攻讀博士學(xué)位,他自始至終學(xué)的是機械制造。二兒子李樂(lè )曾自己無(wú)論是中學(xué)時(shí)期的愛(ài)好,還是以后讀華東師大、復旦大學(xué)以及留學(xué)德國攻讀學(xué)位,一直是研究歷史。小兒子李平曾進(jìn)的是北京大學(xué),后留在北大工作,從事的是無(wú)線(xiàn)電通訊研究。姐弟4人無(wú)一繼承父親的事業(yè),從事橋梁建筑專(zhuān)業(yè)。對此,一生鐘愛(ài)橋梁建筑的父親卻從未引以為憾。他認為,一切順其自然為好,孩子應該有自己的個(gè)性和愛(ài)好,應該根據自己的特長(cháng)走自己的路。如果不尊重孩子的志愿,勉強孩子學(xué)自己不愿學(xué)的或無(wú)興趣學(xué)的東西,那只能扼殺孩子的天賦,浪費孩子的青春,使孩子一事無(wú)成。他認為,這種不符合教育原則的事,作為家長(cháng)是絕對不能做的。

  文革中,李國豪的3個(gè)兒子分別到了農村,李滬曾在江西宜春軍墾農場(chǎng),李平曾在貴州插隊,而只有17歲左右的李樂(lè )曾落戶(hù)在淮北泗縣許柯公社老徐大隊。對于面對黃土背朝天的生活,李樂(lè )曾曾感到前途暗淡,這時(shí)的每一封家書(shū)都成了他最珍貴的精神食糧,信一到,總是一遍又一遍地讀。以后李樂(lè )曾回到一個(gè)去隊辦學(xué)校當鄉村教師的機會(huì ),為此他思想上斗爭了幾夜。鄉村教師在當時(shí)插隊的知識青年看來(lái)已是一種很理想的工作了,不僅可以不下田,而且體現了組織的關(guān)心與重視。然而也正因為此,其它上調的機會(huì ),特別是進(jìn)城的機會(huì )也就隨之喪失了。正在苦惱和彷徨之際,他接到父親的家書(shū),父親李國豪在信中說(shuō),在困苦的逆境中一定要堅強,一定要振作。鄉村教師的工作雖辛苦,但卻可以認認真真地讀一些東西,研究一些東西,而這也恰恰是磨練自己意志的一個(gè)好機會(huì )。信中李國豪一再強調千萬(wàn)不要好高騖遠,光羨慕別人調這兒調那兒,關(guān)鍵的是自己能否在艱苦的條件下,不斷充實(shí)自己生活的內容,要知道歷史上不少名人,就是因為有了一段生活的磨練才造就了事業(yè)。

  李國豪在信中說(shuō),黑格爾是德國古典哲學(xué)史上最偉大的一位哲學(xué)家,他提出的辯證法是馬克思主義哲學(xué)的來(lái)源之一,恩格斯稱(chēng)他最大的功績(jì)“就是恢復了辯證法這一最高思維形式”,而就是這位黑格爾,1793年在德國圖賓根神學(xué)院畢業(yè)后,有好幾年的時(shí)間沒(méi)有找到工作,一度擔任過(guò)家庭教師。也就是這幾年,讓他有機會(huì )直接接觸了社會(huì ),了解了社會(huì ),使他的思想慚趨成熟。不僅黑格爾是如此,鐳的發(fā)現者與諾貝爾獎的獲得者、波蘭著(zhù)名的女科學(xué)家居里夫人也是如此。她中學(xué)畢業(yè)到法國巴黎大學(xué)求學(xué)之前,也是在家庭教師的崗位上做了好幾年。國外如此,國內也有不少例子。著(zhù)名的作家、教育家葉圣陶,革命家、教育家徐特立也都是教師出身??梢?jiàn)鄉村教師這一工作,只要正確對待,從某種意義上講,會(huì )為今后的發(fā)展積累一些東西。人,最珍貴的是學(xué)習的意志,而不是什么學(xué)習條件。最后李國豪引用了唐人劉禹錫的4句詩(shī)“莫道讒言如浪深,莫言遷客似沙沉,千淘萬(wàn)漉雖辛苦,吹盡狂沙始到金”來(lái)勸慰李樂(lè )曾。父親的長(cháng)信給苦悶中的李樂(lè )曾帶來(lái)了信心和希望,使他進(jìn)一步認識了生活的道理。

  文革期間,李國豪被作為反動(dòng)學(xué)術(shù)權威不僅被打倒,而且被關(guān)進(jìn)一間黑暗的小屋子里隔離審查。然而就是在這間囚室中,他仍舊堅持利用僅有的報紙邊角和夾縫進(jìn)行推導和計算,對武漢長(cháng)江大橋通車(chē)典禮時(shí)出現的晃動(dòng)現象進(jìn)行了全面的理論分析。在隔離結束后的監督勞動(dòng)期間,他還利用晚間做桁梁橋模型和扭轉試驗。李國豪在給李樂(lè )曾的信中如實(shí)地講述了自己的遭遇和應付命運的做法,用現身說(shuō)法教育兒子。父親的鼓勵像一種無(wú)形的力量促使李樂(lè )曾奮發(fā)上進(jìn)。憑借自己的努力,幾年之后,李樂(lè )曾以?xún)?yōu)異的成績(jì)考上了上海高校,并被學(xué)校推薦出國深造。不僅自己如此,其他兄弟兩人也一樣在父親的鼓勵與教育下,憑借自己的能力,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

  李國豪作為父親的最大特點(diǎn),就是以自己的行動(dòng)給子女們以無(wú)形的影響,他最推崇的是同濟大學(xué)校訓“嚴謹、求實(shí)、團結、創(chuàng )新”8個(gè)字。李國豪對李樂(lè )曾姐弟4人的考試成績(jì)從不看重,他認為能考上70分、80分就可以了,他要他們姐弟4人多利用空余時(shí)間,拓寬課外知識領(lǐng)域,不要把自己的知識局限在課堂上。他反對讓學(xué)生死記硬背教科書(shū)上的那一點(diǎn)知識,認為知識是活的,要靈活掌握運用,能在實(shí)際生活上用上一點(diǎn),那就是很成功的了。一次期中考試,李樂(lè )曾因為沉浸在課外書(shū)里,沒(méi)很好復習,結果成績(jì)不理想,有兩門(mén)功課在70分左右,而兄姐這時(shí)都已考進(jìn)了市重點(diǎn)中學(xué),成績(jì)都在班里前幾名。當時(shí)他心想,這次肯定要受父親批評了,跨進(jìn)家門(mén)他心里慌慌的。吃晚飯的時(shí)候,更是低著(zhù)頭不敢抬。吃完晚飯,李國豪讓他帶成績(jì)報告單到書(shū)房,讓他在沙發(fā)上坐好后,父親說(shuō)了這樣一段話(huà):“華羅庚的名字,你應該是知道的,他初中時(shí)數學(xué)成績(jì)并不突出,而且中途曾輟過(guò)學(xué),可是這并沒(méi)有影響他后來(lái)成為著(zhù)名的數學(xué)家。我看你大可不必垂頭喪氣,把分數看得那么重,你更不必擔心爸爸會(huì )責怪你。我倒是要夸獎你在考試期間敢于看課外書(shū)的勇氣,因為學(xué)習本來(lái)就不是為了追求分數。當然,你也要從中吸取一個(gè)教訓,那就是要合理地安排時(shí)間?!币幌?huà)講得李樂(lè )曾心里熱乎乎的。后來(lái),李樂(lè )曾的成績(jì)在班級里就再也沒(méi)有滑落過(guò)。

  李國豪平時(shí)十分注意以自己的行動(dòng)給兒女們以榜樣的教育。李國豪每晚必在燈下專(zhuān)心研究他的橋梁結構,家里四周靜悄悄的,兒女們各做自己的功課,誰(shuí)也不去打破家中的寧靜。李國豪在工作之余酷愛(ài)游泳和打網(wǎng)球,在父親的影響下,兄弟幾個(gè)也都喜歡上了游泳和網(wǎng)球,可見(jiàn)父親對孩子的教育,不僅是言傳,更重要的還是身教。